写点文。【专注千凯,希望能亲眼看到红尘往昔未来的盛世。】

【千凯】水星记.上


着迷于你眼睛 

银河有迹可循 

穿过时间的缝隙 

它依然真实地 

吸引我轨迹

 

 

 

-千凯-

 

 

水星记

 

 

 

*      *      *

 

 

再一次见到易烊千玺,是在王俊凯自己的订婚宴上。

 

那个人仍旧是记忆中的优雅温和,一袭手工西装穿戴得高贵而帅气,嘴角旁的梨涡也跟当年的一样,在看着对方微笑时露出恰当的弧度,礼貌而疏离。

 

就是这么一个人,却让王俊凯在刚到美国的头几年里常常哭到醒过来。

 

脑海里划过当时颓废而狼狈的自己,王俊凯握着香槟的手下意识地握紧。旁边正挽着自己左手的郑香雪察觉到这动作里的颤抖,转头关心的小声询问道:“怎么了?” 

 

王俊凯露出安抚性的笑,“我没事,昨晚没睡好而已。” 郑香雪疑惑的抬眼,打量着这个今天只属于自己的男人,心底却隐隐露出一点不真实感。是啊,原本一直追逐着的光芒突然之间就变得可以接近、可以触碰,任谁都会有这么一种感觉吧。

 

想到这,女孩满含珍惜的用力挽紧了臂弯里的手臂,却忽略了此刻王俊凯下意识的皱眉。

 

不习惯,终究还是不习惯。

 

 

忽然,从左侧投射过来的一道目光让他下意识的脊背僵硬,这炙热而专注的熟悉感...........

 

 

立刻转身看向目光的来源处,却意外的在下一秒对上了一双褐色眼眸。

 

 

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时光,褐色眼眸的主人温柔的望着他,像是满载了整片银河与星光。

 

 

 

 

在这喧闹的宴会上,觥筹交错主客尽欢,认识的与不认识的,陌生的与熟悉的,纵横着的利益往来与人脉拓展,各种虚伪的夸耀与奉承让人实在感到疲惫。而就是有这么一个人,他的目光穿越过所有,坚定而温柔的望向你,只望向你。那目光里实在有太多的情绪,让你不得不沉溺其中,沉溺在这片只为你而幻化的璀璨银河,这暗藏着的喜欢与爱意,渗透过时间的缝隙,就这样不顾一切的到达了你的身边,好像这就是它唯一能够行驶着的轨迹,因为你,只因为你。

 

 

王俊凯收回目光,垂下的视线里是自己都不曾熟悉的情绪涌动。这又是何必呢,易烊千玺。

 

 

我们,不是早就.......结束了么。

 

 

 

 

*      *     *

 

这瞬眼的光景 

最亲密的距离 

沿着你皮肤纹理 

走过曲折手臂

 

 

 

夏日的午后总是适合睡一个美好的午觉的,但前提是在没有打扰的情况下。

 

王俊凯睁着睡眼朦胧的眼睛,努力的搜寻着吵醒他的罪恶之源,没料到一个翻身,“噗通”一声便从床上摔了下来。

 

这下终于清醒了。

 

颇有些气恼的伸手拿过书桌上的手机,却在看见来电显示时下意识地扬起了嘴角,被吵醒的起床气奇异的消失不见。

 

“我说千玺你干嘛呢?不知道我在午睡啊?!”少年一边说着状似责怪的话,嘴角却已经偷偷的咧开一个了略长的弧度。 “就知道睡,上辈子估计是懒猪转世吧你。”对方低沉好听的声音透过电流缓慢地传送过来,让王俊凯停顿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话里的调侃。“哎?我说易烊千玺,你现在怼人的技术简直见长啊,看来是时候让凯哥教教你做人了。” “啧,好好好凯哥说什么都是对的,那行,小的给凯哥您准备了份惊喜,恭候凯哥的大驾。”易烊千玺没能忍住的轻笑声忽然让王俊凯微微的红了耳尖,暗骂着自己没出息,扔下一句“行,明天学校见。”然后略显狼狈的挂断了电话。

 

再次瘫倒在床铺上,王俊凯闭上了眼睛。

 

喜欢上自己多年的好哥们,这份令人不安而隐秘的暗恋,又该怎么面对和坦然相处。

 

 

 

 

“喂,千玺你到底给我准备了什么?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覆上捂住自己双眼的修长手指,王俊凯都能感觉到自己嘴角止也止不住的笑意。“哎!你先不要睁开啊,还没到呢。”易烊千玺故作神秘的继续牵引着他往前走去,脚底下有些不平的坑坑洼洼让他感觉出是个从没来过的陌生地方。

 

“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易烊千玺的话里带着少见的激动,这让此刻正背靠着对方温热胸膛的王俊凯更觉心跳加速。

 

“今天在学校里无论我怎么问你都不肯说,不就是去了趟国外,还学会了卖关子啊。”王俊凯故作平静的调笑道。

 

 如果可以,就让这条并不平坦的路长一点,再长一点吧。

 

王俊凯这样默念着,然而终究两人还是停下了脚步。

 

“到了。”耳旁有温热的气息传来,王俊凯的心跳不受控制的狂飙起来,像发了疯的马达。

 

微凉的手指从眼睛两边缓缓分开,眨了眨眼睛适应了几秒忽然变得明亮的视线,王俊凯这才看清他们此刻正站在一个游乐场里。

 

确切地说,是一个已经废弃了很久的游乐场。

 

生了暗红色铁锈的旋转木马,褪去了鲜艳色彩的淘气堡以及被铁锈腐蚀得锈迹斑斑的高空摩天轮。这里曾经是小孩们的游乐天堂,似乎耳边还可以听见当时孩子们的笑声和奔跑起来的快乐呼喊,但不知为何现在却已经被人们所遗弃,仿佛被世界屏蔽了一般变得宁静而荒芜。

 

“这个地方是我以前无意间发现的,一直想带你来看看,可惜总是找不到适当的机会。”磁性而低沉的声音满含了笑意,“其实这并不算惊喜,小凯你跟我来。”忽然手落进了另一只修长微凉的手心里,王俊凯怔忪的看着牵住自己的挺拔背影,脚步不由自主的跟着跑了起来。

 

气喘吁吁的来到了一个落满灰尘的仓库,王俊凯手撑住膝盖大口的呼吸着,却在抬眼时愣住了。

 

那堆满杂物的场地中间,摆放着一架电吉他和一台架子鼓,以及一个话筒。

 

而他的易烊千玺就站在话筒前。

 

 

 “小凯。”对方望向他的眼神,温柔而缱绻。

 

“我喜欢你,从十五岁开始。”王俊凯惊讶的对上那双载满了银河的眼眸。

 

“这就是我给你的惊喜,你的梦想以及附赠一个我。”他此刻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久久回响着那句“我喜欢你。”

 

“那么,你要接受么?愿意陪着你一起完成梦想的我。”那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仍在继续的诉说着。

 

王俊凯胸口一阵奇异的欢喜在不断扩大,那温柔而坚定的眼神让他几乎忍不住快要落下泪来。鼻间开始发酸,他专注的回望着始终在看着自己的易烊千玺,有太多的回忆一闪而过。

 

 

十二岁小升初时,他第一次看见他的同桌,觉得对方是个喜欢装冷酷,很不好接近的人。

 

十三岁时,他一边抄着同桌的作业,一边将对方桌上的早餐吃得一点不剩。

 

十四岁时,篮球比赛时他扭伤了脚踝,独自一个人生活的他赖在好同桌的家里,蹭吃蹭喝的足足赖了一个月。

 

十五岁时,他被传与本校的校花在交往,那校花在校外的前男友带着一大帮混混在学校后门堵住了他。结局是那个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的同桌赶来,硬是将对方全部打趴下,而他的同桌自己也光荣的负伤被送进了医院。

 

十六岁,他疯狂爱上了Linkin Park爱上了GnR,爱上了接近死亡快感的金属呐喊与灵魂碰撞,每次经过电吉他商店的橱窗时,他总是要看上很久才肯离去。他会经常眉飞色舞的跟他的同桌形容着摇滚的魅力和对它的热爱,而他的同桌总是安静的微笑着倾听,成为了他渴望摇滚渴望音乐时最好的听众。

 

十七岁,第一次梦遗的他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两天没有出过门,直到他的中国好同桌找上门来,硬是把他拉回了学校。他始终不敢告诉他的好同桌,他在梦里交欢的身体不是波涛汹涌的性感女人,而是整天搂着自己一起去食堂去球场去小卖部的他。

 

因此,从这一年的盛夏,王俊凯有了见不得光的秘密。

 

他暗恋着他最最亲密的好兄弟,白天装得若无其事,晚上独自一个人时,却想象着对方的体温以及味道来自慰,在每次濒临爆发之际,他心里晦暗的部分仿佛就又增大了一些。

 

从来没有想过这份隐秘难堪的暗恋会被揭示在阳光之下,而揭示它的人,就是他每一个淫乱躁动的梦的另一个主角。

 

“小凯?” 不知道什么时候,易烊千玺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王俊凯还是第一次见到向来沉着优雅的他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对方试探性的伸出手来捧住了自己的脸,轻轻的印上一个小心翼翼的吻。

 

“我一直在纠结着该怎么跟你坦白这份感情,也曾想过就这样以哥们的名义一直陪在你身边。但随着时间越久,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甚至一想到将来你的身边会有另一个女人,我就控制不住的烦躁不安。”易烊千玺低沉的声音里充斥着各种晦涩不明的情绪,这让王俊凯的双眼越发的红了起来。“我害怕我会吓到你,然后你会觉得我恶心,会远离我,那样的话我真的会生不如死。”

 

可是,那又能怎么办呢?他本该是他的,这一点不容置疑。

 

“所以,这样的我你会接受吗?”两人呼吸在逐渐的靠近,初秋傍晚的冷空气里有少年最为纯净的荷尔蒙在肆无忌惮的涌动着。

 

名为欲望的野兽在叫嚣着苏醒,似乎只等眼前的猎物点点头,就能立刻将对方拆吃入腹。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过去了很久,十年或者半个世纪。

 

突然王俊凯在易烊千玺克制的喘息声里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这种无声的邀请彻底击垮了易烊千玺名为理智的最后一根弦,他迅速的低头,准确的吻上了曾经渴望过无数遍的唇舌。

 

 

 

 http://pianke.me/pages/read/articleInfo.html?id=599fed2b606958120dee4153

 

 



 

*       *       *

 

 

做个梦给你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 

等到分不清季节更替 

才敢说沉溺

 

 

 

 

 

 

 

“什么时候你开始对我说
奇奇怪怪有些勉强的理由
我只好装着都不懂 on on我

在想爱情怎么有这么多借口“

 

 


“那天晚上你有话对我说
你的眼神早已对我没有温柔
还怪我什么都不懂  on on
我在想你为什么总是有借口
三心二意的你我不想再忍受“

 


“oh.baby爱什么稀罕

不要再等待
你若是摇摆
只好说声 bye bye
爱什么稀罕
我选择孤单
你若不敢爱
决定不算太晚
就是要从现在把你赶出我门外
爱什么稀罕
不要太精彩
你若是摇摆 只好说声 bye bye
爱什么稀罕 我选择孤单 你若不敢爱
决定不算太晚
就是要从现在把你赶出我门外“

 


一阵高音的颤抖之后,修长的手指在电吉他上快速的来回弹奏着,音符犹如具有了生命般回荡在空荡的废弃仓库内,电子金属冷冽的颤鸣还未消失,急速而动感的架子鼓便加入了进来。在最后一个休止符上,随着鼓声一个用力的完美打击,所有声音都在此刻消失不见。王俊凯抬头对上易烊千玺褐色的眼眸,两人相视一笑。

 

这种恍若灵魂的契合,他们知道,除了彼此再找不到任何人。

 

 

时间转瞬即逝,尽管他们都已迈入高三的关键时期,在其他人都埋头苦读想要在高考这个人生的分水岭上努力多拿一分的时候,他俩却报名了学校的迎新晚会。

 

那是他们第一次将练习的成果呈现在别人的面前,在昏暗的后台,易烊千玺抱着他给了一个绵长而深情的吻,王俊凯紧张忐忑的心便奇异的安定了不少。而在走向舞台的时候,他恍然想起刚才紧握着自己手心的那只手,同样也是紧张到发汗。

 

等到台下的观众们站起来为他们疯狂的鼓掌呐喊的时候,王俊凯才从一种失重的感觉里醒过来。太爽了,那种仿佛燃烧了自己所发出来的声音,好像在与灵魂里的另一个自己对话,就这样激烈而刺激的感染着每一个人,然后他们双眼闪着崇拜,为你的歌声为你的整个人而疯狂,仿佛在看着自己心目中的神一样充满痴迷。

 

在弯下腰鞠躬的时候,他爱上了这个舞台,这个有万人崇拜疯狂的舞台,王俊凯想。

 

 

 

夜晚的风穿过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心,街灯下两个高挑挺拔的身影肩并肩的走在一起。

 

 

“在想什么?”易烊千玺吻了吻身边走神的人,温柔的低声问道。

 

“我想站在舞台上唱歌,想让更多的人听到我的声音。”王俊凯抬头仰望着布满繁星的夜空,那其中仿佛有璀璨的银河在不断穿梭游动。

 

易烊千玺的脚步顿了顿,沉默了下来。

 

他明白,王俊凯的声音外形是天生就该站在舞台上的,他理所应当的光芒万丈。可是,当他的少年成为了更多人的信仰,他是否就注定要开始失去他了。

 

 

心底掠过的苦涩让易烊千玺用力的握紧了手里的温热。

 

 

“哎?千玺你看,这里有只小猫。”手心里的温度骤然间消失,他转头看向抱着小猫满脸惊喜的王俊凯,无奈的笑了笑。

 

蹲下身摸了摸惊惶不安的猫,“是刚出生的小奶猫,不好养。” 闻言王俊凯把猫咪往自己怀里一塞,“没事,我有的是耐心。” 

 

易烊千玺低头笑出声来,嘴角旁的梨涡温柔而宠溺,他摸了摸猫咪粉红色的肉垫,又转而拍了拍少年柔软黑亮的发顶。“嗯,养一个是养,养两个也是养。”

 

“去你的。”得到了少年漂亮的桃花眼所赠与的白眼一枚。

 

 

 

 

此后,他们越来越多的在人前演奏,在街头、在酒吧,在学校的各种表演活动里。无数的呐喊声掌声尖叫声仿佛将他们淹没。学校里尽人皆知高三一班有两个学长帅气迷人,还弹得一手的好乐器,引得无数小学妹疯狂的迷恋。

 

 

王俊凯的梦想,似乎已经近在咫尺。但他总觉得不够,这样根本不能算作舞台的舞台,让他在身体疲惫的同时又感觉心底莫名的失落。

 

他想要的,应该是真正的舞台,万人在呐喊,而他站在上面一呼百应。

 

 

所以他疯狂的练习,不放过每一个外出表演的机会。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从此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然而,机会他并没有等到。

 

 

等到的,却是易烊千玺与另一个男生的接吻照。

 

 

 

 

 

—— TBC

 


评论(7)
热度(50)

© 天青色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