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文。【专注千凯,希望能亲眼看到红尘往昔未来的盛世。】

【千凯】私奔

我们一起私奔吧。

 

 

<<<>>>

 

 

One

 

 

易烊千玺他又私奔了。

 

一个人。

 

王俊凯提着刚买来的红油抄手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一时半会还没有回过神。易烊千玺走得多干脆,在十五分钟之前,他还光着脚丫子,啃着自己买的冰镇西瓜含糊不清地说“王俊凯,下次私奔的时候我带着你一起走,不过我现在可不可以吃一份抄手?要红油加辣的那种。”

 

十五分钟后,王俊凯回来,带着易烊千玺最爱吃的抄手。

 

可是他却不见了,带着他大红色的帆布包不见了。

 

没错,易烊千玺已经不止一次私奔了,王俊凯不知道在他那颗小小却热烈的心脏里到底隐藏了多少颗等待爆发的小宇宙。

 

总之,在他们认识的第十三天,易烊千玺像只悄无声息的猫,溜出这间房子,从王俊凯的视线里蒸发。

 

漂亮的少年坐在地板上开始吃那份打包回来的抄手,烟雾缭绕里他一边吃一边被辣椒油辣得流出眼泪。

 

一定是因为抄手太辣了,王俊凯想。却又在下一刻眼前闪过了易烊千玺微笑着露出梨涡的傻样。

 

 

 

 

Two

 

 

 

2017年的盛夏,王源带着王俊凯迁居回到重庆。但一个月后,他就要登上去往另一所城市的飞机。

 

走之前,王源抚着王俊凯的头发说“小凯,好好看着这个家,等我回来。”

 

王俊凯当时含着跳跳糖坐在电脑前玩LOL,嗯嗯地一脸满不在乎。听见王源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门在身后轻轻关上,关住了一房间的冷空气。

 

直到脚步声完全消失,王俊凯才停下手里机械般的动作,盯着屏幕上血红色的GAME  OVER发呆。

 

 

附近公园里的游乐场正在大规模的拆迁,一群工人举着锤子叮叮咚咚地敲打着,残破的碎片扑啦啦地往下掉,像时光的碎片已经无法拼合,散落天涯。王俊凯站在废墟里,拉住旁边一个红T恤白色鸭舌帽的施工者,想请求他把那个笑得傻兮兮的路飞人形牌送给自己。对方隐约带笑的声音竟然沙哑得很好听,他说那么破那么重你也要?

 

王俊凯坚定地点头。

 

然后他听见对方笑了,笑出了声。他说“你蛮有趣的,那行我顺便帮你搬回去吧”。

 

 

 

Three

 

 

然后对方就真的帮王俊凯扛着那个人形牌一起走回了他的家。

 

 

王俊凯跟在他的后面,看见人形牌上面的漆掉满了他的红色T恤,还有他破洞牛仔裤上一甩一甩的大红色帆布包。可是对方鸭舌帽下面的脸是如此的俊朗好看,略显凌乱的刘海下面是一双褐色的犹如琥珀般迷人的眼瞳。偶尔他还会回头很开心地冲着王俊凯笑,那一刻王俊凯觉得头顶的盛夏阳光都没有这个人的笑容来得灿烂。

 

王俊凯走一段路就停下来休息,而对方一直在不远处的地方等他。这样一远一近地拉远着距离。

 

后来王俊凯终于追了上去,怕了拍他的肩膀说,“哥们儿,我不要这人形牌了,你扔了吧。”他是觉得天下肯定没有这么好的事情,这个外表看起来很不错的家伙,说不定正怀着某些不良的企图。

 

对方很奇怪的看着王俊凯,满脸的不同意。“都已经走到半路了,怎么能半途而废?”

 

就这样他们一步一步走回了王俊凯自己都不怎么熟悉的新家。

 

这个还存留着王源身上清淡薄荷味道的家让王俊凯迟迟不愿进去,倒是对方抢过他手里的钥匙,拧开门锁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喂,你怎么进我家一点都不客气啊?”紧跟着进来的王俊凯语气不满的问道。

 

“可是.....你刚才的表情像是偷溜进别人的家。”对方磁性的声音里满是揶揄。

 

王俊凯一时竟无言以对。

 

这个陌生的新家,没有了一向熟悉的王源,竟是意外的脏乱。客厅的沙发上扔着几件替换下来的的短袖长裤,地板上随意堆放了一堆喝完的啤酒罐和饮料瓶、以及茶几上过期的牛奶和一小块吃剩的披萨。处女座的天性后知后觉的苏醒,王俊凯皱着眉将牛奶和披萨扔进垃圾桶,转身却看见对方修长的指间握着的扫帚和垃圾铲。

 

 “那个,今天谢谢你了啊哥们儿,不过现在你可以走了——门在那边。”王俊凯用手背蹭了蹭鼻子,抬手指了指门的位置。“这么急就要送客了啊,你这小孩儿真的很没有礼貌。”说完放下手里的东西,慢悠悠的走去厨房去倒水喝,灰尘扑扑地飞扬在明窗净几的空间里。

 

“你从哪里来的?”王俊凯好奇的打量着他问道。

 

“嗯,我说我是私奔出来的,你相信么?”由于喝得太快,他被呛得脸色发红。恢复过来之后,转身对着王俊凯笑了笑。

 

“那就是说你暂时没地方去?”王俊凯从善如流地接住了话茬。

 

“当然。”他又喝了一大口水,有几颗晶莹的水滴顺着他的唇边往脖颈处流下,仿佛在发着细碎的光。

 

王俊凯愣愣的看着对方逆光处的侧脸,忽然觉得性感极了。

 

“要不你就先住在我这儿吧,我一个人挺孤单的。”

 

 

 

 

Four

 

 

 

 “我说王俊凯,难怪你这么干脆的就让我住你家,原来是想捡个免费的钟点工?”提着刚清扫出来的两大袋垃圾,易烊千玺有些哭笑不得。

 

而向来冷漠的少年盘腿坐在客厅沙发上,在对方看不见的角度里不由自主的咧开了嘴角,在空气里招摇的小虎牙更为他增添了一份十七岁少年应有的稚气。

 

“哎我都不收你房租了,你打扫打扫卫生也是应该的嘛。”王俊凯忍着笑出声的冲动一本正经地强调。

 

易烊千玺很不合时宜的翻了个优雅的白眼,说好的处女座呢。

 

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提着垃圾下了楼。

 

 

回来的时候易烊千玺打包了两份热气腾腾的抄手,一碗清汤,一碗红油加了辣。

 

在一片充满食物香味的诱惑里,易烊千玺理所应当的将清汤的推到了王俊凯面前,自己掰开了一次性筷子就埋头在升腾的热气里猛吃。

 

王俊凯捏着筷子一直看着他,最后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你给我的这碗怎么没加辣椒?”他可是地地道道的重庆本地人,吃辣也没在怕的。 闻言易烊千玺抬起头,含着抄手的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几个音节“泥个肖孩吃神马拉脚”,王俊凯的额头上仿佛划过了一道漫画里的黑线,最后一边不服气的嘀咕着谁是小孩一边也掰开筷子吃了起来。

 

易烊千玺听着对方的充满孩子气的抱怨,露出了浅淡的梨涡。

 

吃饱喝足以后,两人躺在被易烊千玺清扫干净的木质地板上,断断续续的聊天斗嘴。

 

“千玺,你说你是私奔出来的?”

 

“嗯。”

 

“那私奔不都是两个人嘛?你一个人最多也只能算离家出走。”

 

“那可不一定,私奔不一定是两个人的事。” 最后,易烊千玺这样笃定的总结道。

 

很多年后,王俊凯才发现易烊千玺的这句话其实是非常有哲理的。孤独者的私奔,有时候与爱情无关,与回忆有染而已,年轻的心填充着满满的孤单和寂寞,在日渐膨胀的日子里,大概你我都只能寻找另一个出口。

 

比如,私奔,一个人的私奔。

 

或者称它为流浪更为贴切一点。

 

世事无常,你若龃龉不前,就会被时光推着一步一步蹒跚而行,也曾想过要握紧谁的手,最后又不得不满怀失落的放弃。你大声抗议过,你歇斯底里过,最后你仍然要走出来,学会去握紧另一双手。谁不是从一个怀抱流浪到另一个怀抱里的呢,你们跌宕起伏吵吵闹闹,最后一个暮雪白头的结局就概括了全部。谁又会记得记忆的最初,你是怎样的小心翼翼只想跟那个人走完一段放学回家的路。

 

 

 

 

Five

 

 

 

 

王俊凯不知道要怎么用更简单的语言才能够把他与王源的关系说得明了一点。

 

这七年的相互陪伴,他也一直没有找到妥善的语言让他们之间有一个好的解释,事实上,他们之间的关系在这样现实的生活里有着怎样明朗而疏离。

 

别人不懂,王俊凯自己也不愿意懂。

 

王源只是王俊凯的监护人,从他十岁被接出孤儿院开始。

 

至于他为何会沦落成没人要的小孩,大概是因为他一年回两次家的刑警父亲,在他八岁那年壮烈牺牲之后,他不堪重负的母亲将他送到孤儿院,自己也从此失去了音讯。

 

被送到本市最大的孤儿院里,那里有很多叽叽喳喳的小孩。他们抢食物、抢玩具、抢零食,在来收养的大人面前乖巧可爱,在人后却恶毒的咒骂着那些已经被收养领走的同伴。

 

每当那些挑挑拣拣的收养者到来之前,阿姨就会叮嘱他们,嘴巴要乖一些甜一些,笑容要多一些,甚至偶尔撒娇也是可以的。但每次轮到王俊凯时,他总是一副不易亲近的冷漠脸,所以即使他是院里长得最精致的孩子,却仍然没有人愿意收养。

 

遇见王源的时候,王俊凯正独自一个人在玩泥巴,他很聪明,在漫画书里看过的东西都能捏得惟妙惟肖。他正捏得专注,忽然一个泛着薄荷香气的男人在他旁边蹲了下来。

 

对方伸出修长漂亮的手指替王俊凯擦了擦脸上的污泥,“怎么把脸都弄花了?”王俊凯呆呆的看着对方带着笑意的俊秀脸孔,刹那间就决定要跟他走。

 

王俊凯等的人,也许一直是这个人。

 

因为他希望的那个女人一直没来,所以他一直在等待,而在他十岁这一年,他真正在等的人终于来接他。

 

从此王源给他家,供他读书,填补着他孤寂的空白,也给他未来的希翼。而当他终于成长为挺拔而坚韧的少年时,那些细密的心事和悸动,开始一点一点发酵,像初春的小草,一片蓬勃绿意。

 

那一年,王源二十三,他十岁。

 

如今,王俊凯十七岁,王源三十。

 

 

王源在月底的时候给王俊凯寄来了一个包裹,很多很多的明信片和照片。明信片是当地的风景,照片上是王源,有他单独的,也有他与同事搭着肩膀的。照片里的王源笑意清浅,一袭笔挺的警服帅气而迷人。

 

王俊凯看着看着便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他把照片一张一张夹进厚厚的相册里,相册里的相片已经在短短的一年里集了大半本。他拿起旁边的手机,收件箱里属于王源的特别头像闪个不停。王俊凯随意的点开,里面依旧是完全能够默背出来的内容:下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已经打进了账户,不够的话要记得跟我讲,好好吃饭好好学习,平时上下学要注意安全。再等三个月, 我就回来和你一起过新年。

 

最后一行字,让王俊凯终于露出了孩子气的虎牙。

 

 

整个下午他就坐在冰凉的木质地板上翻看着这些厚重的相册,它们珍藏了王俊凯从十岁到十七岁的所有记忆和时光,冗长却仓促。

 

 

 

 

Six

 

 

 

在等易烊千玺回来的日子里,王俊凯从市场买来了彩色油漆,他把那个路飞的人形牌涂成了一半蓝色一半红色,看起来像个不伦不类的奇怪物种。到时候他会问易烊千玺,他涂的是不是很有抽象艺术派的美感。

 

然后他还会每天都会去楼下打包两份加了辣的红油抄手,他的企图很明显,他在等易烊千玺再次跟他一起头抵着头的吃东西。

 

其实王俊凯也不知道易烊千玺还会不会经过这个城市,至少这个城市是他走过的,能不能回头再次走回来,也是很难说的事。王俊凯突然发现,这样等易烊千玺的决心比他等王源回来还要坚定。

 

可是最终王俊凯还是决定把那个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的路飞丢掉。

 

它的样子实在太过诡异,被王俊凯涂鸦得看不出一点点海贼王里路飞的特征。这次他一个人拖着它下楼,又拖着它往城的最南边走去。T恤被汗渍浸透紧贴着王俊凯的皮肤,粘稠而难受。

 

当他终于把人形牌丢在荒废的路边,准备转身的时候,淬不及防的一个熟悉身影让他停下了脚步。

 

 

大概是一分钟,或者是两分钟的时间里,王俊凯都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对方。

 

 

易烊千玺也看见了他,双手揣在裤兜里向他走了过来,那姿势帅得一塌糊涂。

 

 

他们一路沉默的走回了家。

 

客厅的茶几上,打包好的两份红油抄手已经完全冷掉了,易烊千玺神色不明的坐下来,掰开一次性筷子仍旧夹起一个丢进了嘴里。

 

王俊凯倚靠在一旁,神色冷漠的看着他。

 

 

“既然走了,为什么又回来。”此刻的王俊凯像个被抢了心爱玩具的孩子。

 

 

“其实我哪里也没去,出去转了一圈还是怕你一个人孤单,所以回来了。”易烊千玺低头缓慢的咀嚼着早已冷掉的抄手,忽然抬头冲王俊凯露出了左侧的梨涡。

 

 

王俊凯不相信的切了一声,转身掩饰着他微红的眼眶。

 

 

 

 

 

Seven

 

 

 

王源的死讯传来时,王俊凯正和易烊千玺一人一个抱枕坐在沙发上追着海贼王。

 

茶几旁的座机响了好几下,王俊凯伸手推了推旁边的易烊千玺,“哎电话,你接一下。”易烊千玺无奈的笑笑,伸手去够话筒。

 

“喂?你好。”

 

“我不是王俊凯,请稍等一下。”

 

戳了戳正看得专注的少年,“喂,找你的。”

 

王俊凯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从易烊千玺手里拿过话筒,眼睛还是盯着电脑屏幕。

 

“喂?对我是王俊凯。”

 

“...................”

 

易烊千玺察觉出王俊凯突然僵硬下来的动作,他疑惑的转头看向对方忽然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孔,视线里王俊凯手中的话筒一点一点缓慢的滑落在地。

 

 

“是一次夜晚突袭时牺牲的。”

 

“对方截获了我们当晚的行动,提前布置了陷阱。”

 

“王源同志让其他同事先撤.......没想到他自己......唉........”

 

“我们一定会给予他应得的荣誉,其他的......还请节哀。”

 

 

刑警大队的队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些什么,王俊凯似乎听见了又好像没有听见,他脑海里一直反复回响着王源临走时的那句“好好看着这个家”和那行三个月之后就会回来的短讯。

 

拜托,这个人在跟他说什么,怎么他一句都听不懂啊。

 

身旁的易烊千玺始终抓着他的左手,不曾放开。

 

 

 

 

Nine

 

 

 

山城今夜的月光柔和清冽,有徐徐的晚风从身体穿过,微凉又短暂,像谁在呜咽着诉说。

 

少年指间握着一罐啤酒,精致的侧脸在霓虹的映照下仿若不真实的幻影。他靠坐在窗台,忽而露出一个模糊的苦笑,仰头灌下一大口麦芽色液体。

 

“别喝了。”温润的青年走了过来,不容置疑的拿走了对方手里的啤酒。

 

王俊凯向后缩了缩,皱眉看向窗外。“这关你什么事呢?” 能不能不要来打扰他?毕竟他是刚失去了全世界的人啊。

 

略显单薄的肩膀被人紧紧的握住。“你抬起头,看着我!”对方第一次外露的激烈情绪让少年终于抬头看向他。

 

“王俊凯,我喜欢你。” 王俊凯惊愕的望着他,手心微微发抖。

 

“千玺,你在开什么玩笑........”呢喃的话还未说完,温热的气息便掠夺了他的呼吸。

 

一个轻柔的吻,像从半空徐徐坠落的羽毛般微不可寻。

 

“虽然你刚失去了很重要的人,但是——”

 

“能给我一个机会吗?我并不是想要取代他,我只是......”

 

“想要成为你的另一个全世界。”

 

易烊千玺眼神坚定的看着他,手心握住肩膀的地方滚烫得可怕。

 

压抑了几天的温热液体终于流下,王俊凯透过模糊的视线看向对方,心底有什么破土而出。

  

 有些感情就像深山密林里石缝间的植被,只能生存于日光的背面,微小而普通,悄无声息地繁衍滋长,长长久久地为其拥有,他愿成为那遮住日光的云层,深山,密林,就守着这些微小和普通,即使无法长成参天巨木,甚至终有一日曲终人散,他还能拥有这一整片密林,只有他和他独享的记忆。

 

好可惜还没有跟那人真正坦白自己这些年的悸动和感情,但是幸好,那人不知道。

 

 

窗台上两抹修长的身影背靠着背坐在一起,仿佛互相舔舐伤口的野兽。

 

“王源从警校毕业之后,进的第一个刑侦专案组就是跟着我爸。后来我爸会牺牲是因为他替王源挡了一枪。”王俊凯沙哑的声音里弥漫出厚重的无力和酸楚。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王源对我,全部都是愧疚,他一直在努力的补偿我。”

 

“千玺。”

 

“嗯?”眉目俊朗的青年转过头看他。

 

“他一直想听我叫他一声哥。”可是叛逆的自己,想要更多的自己,却从未曾喊过。

 

总是要在明知道已经不可挽回的时候,才想要回到过去。

 

或许十六七岁的年纪里,总是很容易把爱情亲情友情混淆,因为太过依赖,所以想要独占想要越过那道防线。但还好,王源再也不会知道他曾经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自己,终于该放下了。

 

 

 

 

Ten

 

 

王源送葬的那天,万里无云,萧瑟的秋风卷着金黄色的落叶在空中飘零。王俊凯被风卷起的凌乱发丝和寂静的眼神,成了易烊千玺脑海中定格的唯一画面。

 

所以当那一点微小的红外线瞄准王俊凯时,他才能第一时间推开他亲爱的小王子。

 

那些企图斩草除根的黑手党,最终送葬现场的警察全部击毙。

 

 

王俊凯低着头安静的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僵硬的像一具没有生气的雕塑。

 

头顶的“手术中”几个大字让人越发的感到焦躁和绝望。

 

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和煎熬之后,手术灯终于熄灭。

 

少年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庞满怀希望的看着一脸疲惫的主刀医师,蠕动着的嘴唇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幸好病人的中枪位置偏离了心脏,但后脑勺经受过强烈撞击,导致了他脑内血块和瘀血很难清理,恐怕.....会有失忆的可能性。”

 

 

少年转身看着被缓缓推出手术室的易烊千玺,神色落寞而无措。

 

 

 

 

Eleven

 

 

 

王俊凯仍然生活在这座城市里,于他,这已经是旧城。

 

公园里的游乐场被重新建设得更大更豪华,可动漫城堡的入口处,再也没有路飞的等身人形立牌,也不会再有人会帮他搬一个回家。

 

都说每一次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但王俊凯知道,他等的故人不会再来。

 

王源不会。

 

易烊千玺,也不会。

 

 

他曾趁着暑假时去过北京,那里是易烊千玺出生长大的地方。

 

他特意买了部索尼的照相机,成了个跟踪狂,一路上拍下了易烊千玺很多样子。

 

丢失了前面二十年记忆的易烊千玺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两年的时间里他变得更加的俊朗帅气,上课的时候专注认真的样子非常的迷人。

 

哦忘了说,易烊千玺现在是一家舞社的街舞老师。

 

王俊凯一次次的按下快门,捕捉着喜欢的人每一个细节,开心的、皱眉的、迷茫的、面无表情的。

 

还包括他的小男友,比易烊千玺矮半个头的男孩子,笑的时候有跟王俊凯几乎一模一样的虎牙。

 

他们牵着手,从王俊凯旁边轻盈的走过。

 

北京的盛夏阳光透过头顶枝叶的缝隙倾泻而下,王俊凯眯着眼望着离自己越走越远的那个熟悉身影,轻声地说了再见。

 

 

 

 

Twelve

 

 

 

山城今年的夏天,总是时而雨时而天晴,像个调皮的孩子,在时光的角落里,跑跑跳跳。而地球依然日复一日转动,那些晦涩难忘的记忆和感情,在王俊凯的心里却从未消失过。

 

当易烊千玺在医院里睁开眼,茫然的问他你是谁时,王俊凯就明白他从此又要一个人了。

 

 

但当他看见易烊千玺身边那个有着和自己如出一辙的虎牙小男友时,他忽然就释怀了。

 

 

有些记忆深处的感觉,没有变不是么。

 

 

现在的他们不用再私奔,因为流浪已经被其他温暖的东西所替代。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时光义无反顾的朝前走,他们也只好跟上。

 

所以呐,亲爱的千玺,请继续的幸福下去。

 

因为曾经扬言要跟着你一起私奔的少年,他终于长大。

 

 

 

——End.

 

 

 七夕快乐。

 

 这篇文是来自小天使@稚生 的点文梗,所以请查收咯,文笔太渣但已经尽力23333。

 

 

 

 

 

 

评论(12)
热度(92)
  1. 爱凯凯的小兜兜天青色等烟雨 转载了此文字

© 天青色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