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文。【专注千凯,希望能亲眼看到红尘往昔未来的盛世。】

【千凯】剩下的盛夏

 


 

 

枫下的秋千 

 

盛夏的暗恋 

 

我们说过要永远

 

在对方身边

 

 

 

 

 

>>>

 

 

 

 

像流莺。

 

却不知道方向。

 

穿过时光荏苒耳骨,吹起一丝丝记忆尘埃。

 

朝霞红彤彤的海湾口,可以听见轮渡的声响,呼啸而过。人们从甲板上下船,熙熙攘攘,有一种让人心头鼓胀的沉淀,水流时缓时急,偶漫上岸头,然后又回旋至前端,一浪拍击着一浪。

 

这是千玺幼时每天温习的画面,一遍一遍,就像听见珍珠贝里面的海潮声,附着在记忆里,黏上生活。

 

他不喜欢说话。

 

他只对画面有感觉。

 

遇见王俊凯只是个意外。

 

童年时,千玺不叫他的名字,他喜欢叫他小鞋匠。

 

小鞋匠不仅不丑,反而长得很漂亮,长睫毛下扑闪着一双暗含情意的桃花眼,白皙柔嫩的脸庞上漾着澄澈单纯的孩子气。

 

他还是个倔强的孩子,在他反反复复地用手臂比划给千玺以后,才知道他的意思。

 

千玺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你不会说话吗?” 小鞋匠怯生生的抓着一个细小的毛刷,然后难为情的点头。

 

他右手无法打直,却强逼着伸出一个弯曲的食指。

 

然后悲伤的指着千玺。

 

他的眼光中表达的东西太多,千玺听见他微重的鼻息,他是在问他:

 

“你为什么总是一个人?”

 

千玺低头沉默的看着他。

 

小鞋匠的身上落满了白色的油桐,他清秀的右颊有着一小块绿色的漆油,像刚打完一场野战。

 

忽然千玺回过头,从落台上利落地跳了下来,一膝跪地,打了个趔趄,然后很快的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谁知小鞋匠在后面大声的发出声响。

 

“嗯.....嗯.......啊呜.......”千玺转头看见他脸上焦急的忧虑,站住了。

 

转身看他。

 

他指着千玺的鞋子。

 

是的,它破了。

 

张了个大口子,这下轮到千玺难为情了,他此刻有点想逃。

 

小鞋匠从后面追上千玺,他无法说话,在后面可怜的发着咿咿呀呀的声音,像是从喉头深处传来。

 

千玺忽然感到了自己的残忍。

 

于是他站在原地等他。

 

那大概是千玺第一次用那么怜悯的目光看一个人,晚霞在他身上镀上灼灼的金漆,他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小巧而挺拔的鼻,漂亮的一双小型桃花眼眸,略带些苍白的嘴唇正紧紧的抿着。

 

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小少年呐。

 

可惜的是,他却不会说话。

 

千玺眼神有些缥缈的看着小鞋匠向他走来的方向,思绪和傍晚旷野上的风一起被吹散。

 

大概是走得有些急了,小鞋匠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跌了一个大跟头。

 

千玺赶紧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

 

小鞋匠脸颊有些微红的抬头看了看他,然后蹲下身将千玺的鞋子脱了下来。

 

千玺莫名的踮起一只脚跟在他身后。

 

然而小鞋匠却径直走到了一处小摊位前,拿出了一块白色的褶布用钢线钉牢,又用炼油在旁边打上牢固。

 

最后才转身递给了千玺。

 

两点若隐若现的小虎牙从他微笑的缝隙里露了出来,那微笑映在夕阳的最后一点余晖中,竟让千玺有些看呆。

 

 从这天起,这个漂亮清秀的小鞋匠缓缓的叩开了千玺心里厚厚的那层防备,小心翼翼的走进了他的人生。

 

后来,在远方渡轮冗长的号角声里,夏天的斜阳逐渐的往地平面下沉,小鞋匠挥舞着瘦弱的手臂,认真的跟千玺比划着手语告诉他。

 

他会一直陪着他,让他每天都能露出好看的梨涡。

 

千玺没有问他为什么想这样做。

 

他只是冲他弯着好看的笑容,然后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小鞋匠发丝柔软的头顶。

 

 

 

 

 

 

 

 

磁器口有一处地方很特别,这里有一间许愿坊。

 

它的墙壁上挂着各种密封的纸袋,等待有缘的人打开。每一个纸袋后面都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每天,这里出入的人,脸上都会有不一样的表情,有的欣喜,有的沮丧,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是含泪离去。

 

而此刻小鞋匠好奇的看着千玺,千玺看见了他头顶上冉冉升起的大大的疑问。

 

千玺耸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

 

然后小鞋匠拿起了一支笔,在一张白色的宣纸上写着什么,夏日午后三点半的光线犹如精灵般闪烁跳跃在他的侧脸上,长长的睫毛偶尔还会轻微的眨呀眨,站在一旁的千玺便有些看得入了迷。

 

很快小鞋匠就写好了,有些费力的用他弯曲的右指快速地将纸张放进了一个天蓝色的纸袋里,眼睛巡视了半天,最后伸手将它挂在了最不起眼的一个角落,并且在思考了半天之后,又举着湖蓝色的马克笔,踮起脚在纸袋上面画了一个蹩脚的笑脸。

 

“你写了什么?” 千玺一边好奇的问他一边走了过来。

 

小鞋匠有些着急的摇了摇手,酡红的脸颊上,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亮晶晶的,在看到千玺疑惑的眼神时,更是咧着大大的笑容显得无比的开心,尖锐的小虎牙仿佛重获自由般的暴露在空气中。

 

他此刻就像个真正的邻家小弟弟一样,如此的开心快乐,就好像藏着一个天大的小秘密般,整个人都活泼开朗了起来。

 

千玺不自觉的也跟着扬起了微笑,嘴角旁的梨涡仿佛可以融化寒冷的雪花。

 

但此时却是七月流火的盛夏。

 

小鞋匠似乎被千玺的笑给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挠挠头,有些腼腆的走到他的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袖。

 

相处了快一年,千玺早已懂得了他每一个动作的基本含义。

 

他在说:“我们回家吧。“

 

于是身形挺拔的少年淡然的点点头,”好,我们回家。“

 

这时小鞋匠便会满怀期望的抬起头,眯着桃花眼眸冲他展露了一个更大的笑容。

 

全然的依赖与欢喜。

 

千玺牵着他的手,转身往外走去。

 

忽然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小鞋匠停住了脚步。

 

千玺不解的看向他。

 

小鞋匠指了指墙上挂着的五颜六色的纸袋。

 

千玺这才领悟了过来,无奈的笑了笑,往桌边走去。

 

从小就精通毛笔字的他,拿着棕色的狼毫笔略微的弯着腰,如行云流水般在洁白的宣纸上勾勒着。

 

然而一旁的小鞋匠却是看不懂的,他只觉得眼前比他高一个头的千玺低头专注的神情好看得紧,自己的胸口也仿佛是个正在剧烈燃烧着的火炉,噗通噗通的不安分跳动着,像是随时都能蹦出来。

 

千玺只零星的写了一句话,随后放在了一张大红色的纸袋里。

 

冲着小鞋匠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他捏着纸袋走向了刚才的那个角落,将自己的纸袋紧挨着旁边的天蓝色纸袋,然后画了一个嘴角向下的脸。

 

”看,这个以后就是我们的秘密了。“ 

 

千玺拍着小鞋匠的头,笑着说。

 

小鞋匠的眼神像暗夜里打散的萤火虫,于末端闪现出了灼光。那是孩子气般天真浪漫的眼神。

 

他不住的点着头,像大海里不停翻滚着的浪鼓。

 

等到千玺上高一的时候,他离开了小鞋匠。

 

实际上在那之前,他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再见到他了。那时候,去海湾口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他的小摊位,那处地方却仍然好像是为他留着的一样。

 

每次经过那里,千玺都会忍不住的看一眼。

 

小鞋匠不会说话,所以他连告别都没能对千玺说。

 

 

 

 

 

从小千玺便是一个沉默少言的人,冷淡的俊脸上总是一副疏离的模样,随时可以看见他靠在教室最后一格的窗台旁闭着眼,耳朵上带着一副深红色的sony耳麦,脚尖偶尔还会随着音乐轻轻的打着拍子。

 

所以,他优秀到令人羡慕的成绩和他孤僻的性格,成了他最为鲜明的标志。刚进入高一时,女生们就毫无疑问的一致将他推选为本校学院里的首席校草。

 

千玺俨然成了校园里的风云人物,但是他本人却仿佛不知情。

 

依然独来独往,每天面无表情的跟向他告白的女生说着”抱歉“。

 

依然拒绝着任何人的靠近。

 

女生们每天的八卦话题却依然永远都离不开他。

 

但是,自从学校转来了一个新生以后,女生们则更是躁动疯狂了起来。

 

据说那位新生刚转来学校的第一天,就轰动了整个学校的所有班级里的女性生物。

 

据说那位新生脸孔精致得赶超任何国内一线明星。

 

据说那位新生开口说话的嗓音低沉里带着些澄澈的音质,性感得让人面红耳赤。

 

千玺将最后一道题的证明写完,松了口气。

 

然后转身推了推旁边正一脸八卦的少年。

 

”哎,我说王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天天吃那么多还堵不上你的嘴?“  千玺随着时光的增长而变得越发帅气的面部轮廓,在盛夏的傍晚里仿若带着光。

 

”哎呀小千千,我给你说,那个新生我今天在厕所里看见过,长得真他么的好看!真的,你相信我!!“ 王源热切的望着他。

 

千玺翻了翻白眼,”好,他很帅行了吧?!你就不怕我告诉你家刘志宏?“ 像是掐准了某人的命脉,王源下一秒果然像被烫到脚的兔子般炸了毛。

 

”小千千,你别这样,他都好几天不理我了,要是你再说这个的话.......“   千玺看着少年哀怨的神情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放心吧,他也只是生气你总是爱吃零食,担心你长不高而已。“

 

王源瘪瘪嘴,心里想着晚上要不要厚着脸去跟刘志宏示个好。

 

教室的天花板上,吊扇正不知疲倦的嗡嗡转动着,千玺抽出一张湿纸巾擦了擦脸,侧过身将窗户打开。

 

盛夏的晚风徐徐的吹了进来,扬起了蓝色的窗帘又落下。远处天边的火烧云瑰丽迷人,形状不一的云朵像一件件精心雕刻过的艺术品。

 

千玺眯着眼深深呼吸了一大口新鲜的口气,趁着讲台上正背过身写字的女老师不注意,将头伸出了窗外。

 

一抹修长的身影正定定的站在了教学楼的台阶边。

 

千玺无意识的一低头,便与那个身影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莫名的熟悉。

 

心底一丝异样划过,他缩回了身子,面无表情的关上了窗。

 

正在忙着玩手机的王源偏头好奇的看了看他,实在不能理解刚刚还好好的人,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奇怪了。

 

 

 

 

 

 

——tbc.

 

 

评论(6)
热度(41)
  1. xiaoxiaokk天青色等烟雨 转载了此文字

© 天青色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