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文。【专注千凯,希望能亲眼看到红尘往昔未来的盛世。】

【千凯】生生错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    第一世      

 

 

 

 

 

 

 

这里是旭国皇室子弟专用的练武场,偌大的场地内寂静无声,只有偶尔传来的一阵刀剑嘶鸣让这里更添几分肃杀。

 

 

 

 

身穿蓝色长袍的少年眉眼间精致如画,一双剑眉端得是清秀雅致,面如冠玉的白皙脸颊上此刻是一派的属于少年所特有的神采风扬。

 

 

 

 

他手腕干净利落的挽了一个剑气凛然的收尾招式,朝着对面的玄色身影露出了小小的尖锐虎牙。

 

 

 

 

“如何?这次我又胜了你。”

 

 

 

 

身量稍高的玄色长袍少年转身一个潇洒的收式,将自己心爱的佩剑抬手入鞘。这一系列不起眼的动作却被他做得霸气无比,少年眉目间英气勃勃,俊逸迷人的剑眉挑了挑,还在变声期的嗓音沙哑低沉。

 

 

“你已经赢了三次,需要我答应你什么?” 

 

 

蓝衣少年闻言,面上忽而显得凝重起来。他站在原地斟酌了片刻,随即低下头恭敬地单膝跪下。

 

 

“请旭国未来的储君准允,熵国质子王俊凯现可返回故国!”

 

 

这句话掷地有声,音尾似乎都有清冽的刀剑破空声在阵阵嘶哑,练武场内烈日煌煌,印有“旭”字的玄色军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这一刻,两人一站一跪,时间都仿佛从他们身上经过得小心翼翼起来。

 

 

久久得不到回应,蓝衣少年禁不住抬头望去。

 

 

这位未来的旭国君王此刻双眉紧锁,目光黝黑深邃地紧盯着自己,面沉如冰的脸上再不复方才的温润笑意。

 

 

那目光..........

 

 

少年心底紧缩,低头再次复述着自己归国的决心。“请储君殿下准允!”

 

 

旭国的这位储君一向以心思缜密,行事诡异多端而闻名于天下。此刻提出归国的诉求实乃因他心情颇佳,但也只愿能得到许可归国,不然母后的身子..........

 

 

据熵国传过来的密探消息称,恐怕她已时日无多,熬不过五天光阴。

 

 

想到这里,少年的面上更显坚定。

 

 

年幼时抱着自己入睡的温婉女子,因倾城容貌被掠至宫中,本来诞下他时已是虚弱至极,后又因他入旭国为质,这位昔日艳冠六国的女子整日缠绵于病榻,而当下显然是回天乏术,心病难医。

 

 

他唯一的至亲!

 

 

 

“阿俊,你日后有何抱负可为?” 玄衣少年徐徐问道,一双深邃黑眸定定地看着他。

 

 

 

蓝衣少年霍然抬头,双手抱拳。“平生夙愿只求驰骋沙场,救国救民,马革裹尸而还!”

 

 

 

半晌,玄衣少年仰天长笑。

 

 

 

“好!好!好!好一个救国救民,只不过阿俊,你真的确信你的国家还值得你这样做?” 

 

 

 

“这是我生来的责任,当然义不容辞。” 

 

 

 

玄色少年面色阴戾的望着跪地少年精致的下颌线,眼里闪过不舍和眷恋。

 

 

 

“阿俊,如今.......连你也要离开我了么?”他低声的喃喃自语着,蓝衣少年闻言挺拔的身躯猛然一震,埋首闭眼不语。

 

 

 

“请储君殿下恩准!” 

 

 

 

“既然这是你希望的,那好。”最后留恋地看一眼跪在地上的少年,玄衣少年转身一挥衣袖大步离开。

 

 

 

“阿俊,若再次相见,你我恐怕只能沦为生死对手了。”

 

 

 

 

夕阳余晖下,空荡的练武场中央,蓝衣少年缓缓站起来,望着早已看不见身影的方向呢喃出声。

 

 

 

“千玺.........”

 

 

 

 

 

 

 

 

 

天兆二十八年初夏,在旭国为质九年的熵国皇子王式俊凯被准予归国。

 

 

 

 

 

 

 

 

 

 

 

 

 

 

五年后。

 

 

 

 

已是更深露重的初秋时分,晨间的风已经带上颇为厚重的凉意,拂过枝头树梢时偶尔卷下一两片早黄的银杏树叶,在这清冷的早晨显得格外萧索。

 

 


  天刚朦朦亮,地平线上隐约透着白光,抬眼望去还能见到挣扎着挂在西边的残月,惨白得没有丝毫光芒。街上早起的人三三两两,瑟缩着脑袋沉默走过,在有些泛青的晨光里如同飘荡的游魂。

 


  突然旭国皇宫唯一的出入口文宣城门无声打开,驶进一列马队后又迅速关上。马队井然有序的将一辆全身漆黑的马车紧紧围在蹭,车队行得很快,但所有的人和马匹全都寂寂无声,甚至连马蹄下都被包住,踏着方砖没有惊起丝毫声响,快速地向城门驶去。

 

 

 

恢宏庞大的皇宫迭叠的飞檐下挂着的琉璃宫灯也一盏接一盏的熄灭,宫中奴仆们也开始洒扫或端着水盆一类随时准备伺候着自家主子起床。

 

 

 

一个有些年纪的宫监弯着略微佝偻的身子急急穿过那些早起的宫人,跨过几重宫门贴着宫墙走到座空旷宽阔的宫殿前,屏开那些正在门前洒扫的宫人小心翼翼推开前门闪身进去,再将门关好。殿前的鎏金巨匾在晨光中显得有些暗淡,铁划银钩般的“昭天殿”三字也因此多了抹肃杀的气氛。

 

 

殿内没有掌灯,关门后光线更暗得犹如黑夜,老宫监几步迈到殿间“扑通”一声跪下,俯身用有些尖细又带着沙哑的嗓子道:“禀陛下,车队已经回城,人已押解入宫,此刻正候在门外。”

 

 


殿内更深的暗处随着话音猛地走出一个身影,在朦胧的光线中益发挺拔高大,带着隐约的戾气,问道:“来了么?”语如冰铸,寒气逼人。

 

 


老宫监身子俯得更低,目光落在眼前那双明黄为底金线压绣的腾龙履上。

 

 

“是。”

 


“宣!”

 

 


“领旨。”老官监叩首后起身匆匆离开,殿门乍开又合,瞬间漏进的光线勾勒出一张线条分明的俊逸脸庞,双眼有着隐约的血丝透出股噬血的颜色,下一刻,便又被黑暗吞没。

 

 

 


不多时门“喀”的一声又被推开,这次进来的是四个人,老官监在前领着路,后面两个身形魁梧穿着轻甲形似武官的男人押着一人走进来。那人同样是个男人,容貌精致俊美,身形修长却显得有些单薄,被反剪着双手还犹有不甘的想要挣扎,被身后两人紧紧抓着双肩扣住双手,走得有些跌跌撞撞,喉间不时溢出几声愤恨的低吼却说不出话,显然嘴巴是被封住了。

 

 

 

老官监走到刚刚的位置再次跪下:“皇上,人带来了。”

 

 

 

后面的两个男人施力想要被押的男人跪下,那人却倔强的挺起腰杆直着双腿说什么也不愿屈膝,最后押着他的人出脚同时踢向他的膝弯,手上猛地加重力道,大力压着他跪下去。

 


  “咚”的一声脆响,是骨头撞击上石板地面的声音,男人被生生压在地上却倔强的仍然不肯低头,直到又被两只手扣在颈部狠狠压下去,撞上地面又是“咚”的一声脆响。

 


  这时那两个男人才跟着跪下,双手仍然牢牢压着那人,低头齐声道:“见过陛下。”

 


  俊美年轻的帝王再次从黑暗中走出来,却没对那三个有什么表示,只用一双比昔日更加深邃黝黑的眼眸怔怔地看着被此刻正压制在地上的人。

 

 

 

良久,他轻叹出声,回音在这空旷的宫殿内更显寂寥与萧瑟。

 

 

 

“好久不见,阿俊。抑或我现在该称你为...........”

 

 

 

始终一声不吭的男人蓦然抬头痛苦而愤怒地看着他。

 

 

 

“没想到号称六国最强的旭国,对待别国的将士竟是如此款待!“

 

 

 

”阿俊,这么些年不见,你却变得暴躁了许多。“   年轻的帝王缓缓说道,嘴角处泛着冷意的微微弯起。

 

 

 

闻言男子精致的脸庞顿时变得扭曲起来,“不许再叫这个称呼!易烊千玺!你叫的这个人他已经彻底死了!在五年前就死了!”

 

 

 

“哦?那朕该叫你什么呢?是六皇子殿下还是熵国平远将军?“ 

 

 

语气如寒冰让人无端地感到一丝恐惧。“竟敢直呼朕的名讳,来人!好好教导一下这位熵国的贵宾,我大旭的礼仪该如何自处!”

 

 

 

 

 

 

 

 

——TBC.

 

 

 

评论(3)
热度(26)

© 天青色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